任理轩:认识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新飞跃(三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1日   阅读:465次

 任理轩:认识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新飞跃

——三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

发展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又是当代世界的主题、今日中国的主旋律。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紧密交融、互为机遇的历史时刻,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科学认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准确判断当今世界发展趋势,审时度势、运筹帷幄,提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我们党在新形势下更好治国理政、更好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战略部署,为“中华号”巨轮破浪前进提供了方向指引,也为世界发展提供了“中国方案”,实现了我们党认识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新飞跃。

  牢牢把握社会发展阶段性规律特征,实现发展战略的与时俱进

  发展是历史的、具体的、分阶段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首要的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与所处历史环境、具体实际和阶段性特征相一致,才能推动社会进步。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体现人类社会发展这一普遍规律,牢牢把握我国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明晰当今国内国际发展大势,明辨我国发展的方向和面临的机遇挑战,成为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导航仪和推进器。

  充分认识人类社会发展阶段性规律特征。人类社会发展是一条生生不息、波澜壮阔的长河,由若干河流、河段组成。成熟的执政党和政治家善于认识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这条“长河”的规律、自己国家和民族发展这条“河流”的规律、本国本民族和世界所处历史阶段这个“河段”的规律。习近平同志指出:“我们党现阶段提出和实施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之所以正确,就是因为它们都是以我国现时代的社会存在为基础的。”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充分认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把握中国社会发展阶段性特征的产物,是深谙“长河”“河流”“河段”规律特征的治国理政理论。比如,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到2020年的奋斗目标,是现阶段的首要任务,是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必须完成的任务。全面依法治国,是运用现代社会法治建设规律、结合我国实际提出的重大战略任务,是建设现代国家的必由之路。习近平同志强调:“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要跟上时代前进步伐,就不能身体已进入21世纪,而脑袋还停留在过去。”跟上时代前进步伐,必须把握当今时代的规律和特征,完成时代提出的任务和要求。

  充分认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规律特征。人是历史中的人,党是历史中的党。任何政党都处于一定的历史阶段,只有充分认识所处历史阶段的规律特征,制定实施切实可行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才能达到执政目标、推动社会发展。从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四中全会提出全面依法治国,以及十八大以来一直倡导并践行的全面从严治党,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之所以赢得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支持,是因为它符合世情国情党情民情,符合党心民意,符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国情、最大实际。正如习近平同志指出的:“强调总依据,是因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当代中国的最大国情、最大实际。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牢牢把握这个最大国情,推进任何方面的改革发展都要牢牢立足这个最大实际。”现在,我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位,但是,除以13亿多人口,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还排在世界第八十位左右;按照世界银行标准,我国还有2亿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国情、最大实际出发,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为当前首要任务,把其他三个“全面”作为战略举措,体现我国现阶段社会发展的规律特征,是从中国实践中得出的“真知”“真经”,闪耀着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光辉。

  充分认识罔顾阶段性规律特征带来的颠覆性危害。“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河流”“河段”带给执政党一个铁律:罔顾社会发展的阶段性规律特征,或无原则倒退,或无根基超越,都会给社会发展带来颠覆性危害。苏联东欧剧变,殷鉴不远;西亚北非动荡,就在眼前。特别是一些国家实行新自由主义、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深刻教训,充分表明罔顾社会发展阶段性规律特征、选择错误发展道路的巨大危害。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在充分吸收他国经验教训基础上,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康庄大道、人间正道,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用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增强我们的政治定力、发展定力、战略定力,团结带领人民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应对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新形势。这就是习近平同志所描绘的:“站立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吸吮着中华民族漫长奋斗积累的文化养分,拥有13亿中国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们走自己的路,具有无比广阔的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

  牢牢把握当前社会发展主要矛盾,推动社会全面发展

  发展是发现矛盾、分析和解决矛盾的过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包括矛盾运动定律,包括判断主要矛盾和其他矛盾、推动解决好主要矛盾和其他矛盾的内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感应时代律动,抓住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在新的发展高度上促进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相统一,推动中国社会蓬勃发展。

  掌握社会矛盾运动的建构力和解构力。人类社会既是命运共同体,又是矛盾共存体。能不能认识矛盾、洞察矛盾运动走势,会不会解决主要矛盾、推动社会发展,是执政党不容回避的“大考”。“道有夷险,履之者知。”我们党注重分析社会矛盾运动,注重总结解决矛盾的历史经验教训,注重把社会矛盾运动的积极面和建构力搞得大大的多多的、消极面和解构力变得小小的少少的。今天,我们确实发展起来了,但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一点不比不发展时少。“战略机遇期”仍在,“矛盾凸显期”也在,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习近平同志指出:“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当前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必须解决好的主要矛盾。”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体现问题导向,正确认识矛盾、抓住主要矛盾、作出战略决策,把分析和解决矛盾与统揽全局、引领发展有机统一起来;通过抓住和解决主要矛盾建构战略布局,通过扩大机遇、消解矛盾、转化危机极大增强社会矛盾运动的建构力、消弭其解构力,牢牢把握战略机遇、化解现实风险。“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这样就为“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作好了准备,必将取得“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新胜利。

  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矛盾与当前社会发展主要矛盾的关系。任何社会都存在主要矛盾,存在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把握社会主要矛盾,是研判社会矛盾运动的“总闸门”;把握当今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分析和解决当今社会主要矛盾的“总枢纽”。这对执政党研判矛盾、把握矛盾、解决矛盾提出了更高要求。我们党把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确定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习近平同志反复强调,必须牢牢把握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前进。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不同时期社会矛盾会显现出不同的阶段性特征。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展现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既把握“总闸门”,又抓住“总枢纽”:把握“总闸门”,继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写下去;抓住“总枢纽”,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写对写好写精彩。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把握“总闸门”、抓住“总枢纽”的集中体现。能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当前的最大矛盾;这个最大矛盾的来源、基础、依据由主要矛盾所决定,解决这个最大矛盾的目的、手段、过程都是为了解决主要矛盾,它们既是矛盾的统一体,又在解决矛盾中实现有机统一。现在,有人只记得“总闸门”,不注意“总枢纽”,这无异于“身体已进入21世纪,而脑袋还停留在过去”。

  抓住解决主要矛盾对社会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人类社会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看实践,既看当前实践成败,也看未来实践效果;检验执政党治国理政的唯一标准:看绩效,既看现实绩效,也看长远贡献。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抓住主要矛盾,通过解决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推动社会发展。明确现阶段发展的目标任务,凝聚起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促进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相统一,促进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相适应;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用法治建设的新进展、新成果、新成效体现和落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总要求,促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相适应;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打造坚强领导核心。协调解决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矛盾、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矛盾、党群之间的矛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一定会如期实现;与之相衔接,“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也一定会如期实现。真理往往具有这样的力量,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正在显示这样的力量。

  牢牢把握现代化发展规律,为最大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布阵筑基

  发展是有目标和目的的。500年来,人类社会发展总的目标和目的都是实现现代化。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中国共产党人的崇高使命,是顺应世界潮流、实现国家现代化。“浩渺行无极,扬帆但信风。”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着力回答什么是治国理政的现代化、怎样实现治国理政的现代化这个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对中国实现现代化进行战略布局,为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布阵筑基。

  把握现代化发展规律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人类社会已整体进入现代化发展阶段,具有普遍规律;各国实现现代化条件和背景不同,具有特殊规律;现代化的阶段和程度不同,具有阶段性规律。执政党在现代执政,必须推进国家和社会现代化,实现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同时实现自身现代化。这是对执政党意志、智慧和能力的考验。我们党执政后追求实现现代化的大方向从未发生变化和动摇。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在21世纪我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后提出的,既遵循现代化普遍规律,又把握我国现代化的特殊规律和现阶段实现现代化的阶段性规律:把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为全面依法治国的总目标,同时把协同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和绿色化作为当代现代化的具体涵义,让现代化的“三大规律”同时发力、同向而行,为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布好阵、筑好基。当前,有些食洋不化的人只知现代化的西方发展规律,有些思想仍停留在上世纪的人只知过去的现代化涵义,不深入研究现代化的普遍性、特殊性、阶段性,主观臆断,结果南辕北辙。这提醒我们,必须全面理解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深刻内涵和丰富意蕴,尤其要掌握其精神要义和认识论方法论意义,把思想行动统一到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上来,朝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总标杆”前进。

  把握在最大发展中国家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系统性、协调性和前瞻性。实现现代化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西方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由于发展的片面性、断裂性,付出了经济危机频发、阶级矛盾激化、生态环境恶化、人的精神空虚等沉重代价,消极影响流布至今。这是现代化建设的前车之鉴。在我国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农业文明传统、体量巨大的社会推进现代化,复杂性、艰巨性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我国生产力层次多,“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现象仍然存在,各种矛盾的关联性、耦合性显著增强,发展任务又十分紧迫。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吸取各国现代化的经验教训,站在最广大人民的立场上把握现代化的系统性、协调性和前瞻性,针对我国发展中必须解决好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提出一揽子解决方案,以“全面”为基本要求,以“协调推进”为基本方略,展开全局性谋划、系统性布局、整体性引导、针对性突破。每一个“全面”都有一套内涵丰富的系统理论和方略,立足于解决一系列具体问题;“四个全面”协调推进,形成有机联系、相互贯通的顶层设计和战略谋划,解决好治理方向、制度模式、治理体系、治理路径、价值体系、治理能力诸问题,推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各项事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拓展当今世界认识和推进现代化的新境界。今日世界,已成为现代化建设的大舞台。过去,人们对现代化的认识主要来自西方,而西方国家的现代化大都伴随着海外扩张和殖民掠夺。中国传统文化认为,“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习近平同志强调,中国坚持和平发展,决心不会动摇;坚持共同发展,理念不会动摇;坚持合作发展,政策不会动摇。“中国梦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我们追求的是中国人民的福祉,也是各国人民共同的福祉。”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以实现中国梦为旨归,将使占世界人口1/5的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也将惠及世界各国人民;将创造一个不是通过零和博弈、而是通过合作共赢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大国发展模式,推动一个不是内含冲突意识、而是主张“和而不同”“协和万邦”的古老文明实现伟大复兴,开辟一个不是为少数人、而是为全体劳动人民谋福利的社会主义发展新阶段。而今,在世界最广阔的大陆、海洋上,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开始谱写共同繁荣的乐章,“一带一路”沿线60多个国家、44亿人口正在演奏梦想的交响曲。“借得东风好行船”。所有这些,将为各种不同人类文明探索和选择发展道路提供中国经验,为人类社会发展和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增添中国动力,为丰富人类社会发展道路作出中国贡献。

(来源:共产党员网)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内容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湘潭大学党委宣传部 | 管理员入口

地址:中国湖南湘潭. 邮编:411105 湘ICP备:05005862号 湘教QS3-200505-000059